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新喀里多尼亚 >> 新喀里多尼亚发展 >> 正文 >> 正文

荒岛习俗女孩满12岁就必须献身

来源:新喀里多尼亚 时间:2021/3/21
皮肤病专业医院 http://pf.39.net/bdfyc/140106/4322699.html

皮特凯恩岛是一座火山岛,位于新西兰与南美洲之间、塔希提岛东南偏南。英国军舰本特号 在隶属于英联邦的南太平洋小岛皮特克恩岛上,女孩只要年满十二岁就会被强奸,连市长史蒂夫·克里斯蒂安也强奸过五个幼女。两个世纪以来,皮特克恩岛一直隐没在茫茫的太平洋中,被世人遗忘,它离新西兰最近的城市也有八天的水上航程。小岛方圆五公里之内既没有港口也没有机场。

  南太平洋小岛皮特克恩岛让英国很尴尬:

  0年发生哗变,9名水手和18名塔希提岛居民逃往该岛定居,目前他们的后代已发展到47人。史蒂夫·克里斯蒂安是当年哗变士兵领导人的直系后代。岛上没有港口或飞机跑道,与外界联系很少。

  对于如此轻的量刑,主审法官解释说,这是因为考虑到“该岛的特殊情况”:与世隔绝,永久居住人口不到50人,急需人才。他说,之所以为克里斯蒂安“量身定做”判决极轻,是因为他在过去数十年为该岛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指出,英格兰或新西兰的法律都不适用于这个小岛。

  也正是在年,英国官方打破了持续两百多年的常规,罢免了市长史蒂芬·克里斯廷,随后选派出小岛历史上第一位女市长布伦达·克里斯廷。

  皮特克恩岛的故事始于富有传奇色彩的“女王陛下皇恩浩荡”号英国军舰的登陆。年4月,英国海军军官弗莱彻·克里斯蒂安带头叛乱,在汤加群岛附近带领手下开始了艰辛的海上逃亡之旅,他们朝着塔希提岛方向进发,在法属波利尼西亚补充了“给养”,包括十九名美艳的女人和六名成年壮劳力,接着就匆匆地开始找寻一片能够远离“人间罪恶”的福地。

  直到三年前的一天,岛上来了一位年轻的英国女警察盖尔考克斯,她是来帮助岛民创建警察局的。考克斯很快取得了一些妇女的信任,也从她们口中听到了一个只属于皮特克恩的秘密:在这儿,女孩只要年满十二岁,就要遭到男人的强奸。

  这个令文明世界震惊的秘密很快传到了伦敦,英国警方开始秘密调查此事。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曾在小岛上生活过的几十位女性接受了调查,警方也从一些人的口述中收集了大量证据。

  被调查者中也有人一直保持沉默,还有人则坚持说这种行为是他们的祖先克里斯蒂安留给小岛的生活方式。

  那些敢于向外界揭露这种状况的居民都已经被驱逐出皮特克恩岛。文明社会的法律小岛不适用可英国警方的调查却显示克里斯蒂安的后代们的性行为已明显地触犯了法律。在发现受害者中包括10岁、7岁甚至5岁的幼童时,英国警方了采取行动。而舆论分成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支持者认为岛民在与世隔绝的情况下,对性关系有他们独特的理解方式;反对者则认为这些岛民仗着天高皇帝远,无法无天,纵容自己的兽行。而人类学家的问题是:在人类的任何行为都不会受到惩罚的情况下,他们将会干出什么?

  女子“献身”,顾名思义,就是将自己的初夜献给异性。而在世界古代史上,女子对自己的“第一次”献身对象却没有多大选择的权利,有的女孩甚至一旦到了发育年龄就会被别人残忍地剥夺去第一夜……让我们一起来揭秘古代最令人瞠目的7中“献身”方式吧。

1“献身”给动物

  古埃及有崇拜“金牛”之风,所谓“金牛”是体上有特别的斑纹的黑牡牛,据说这是生殖之神奥色里斯的化身。凡有“金牛”出身,祭司们就把它小心饲养,等过了四个月头,就送进“金牛庙”。“金牛”初到庙堂的40天内,男人不能去,只让女子在庙内裸体供奉,少女们纷纷把下体献给“金牛”,这是她们的一种宗教责任。

  虽然这种风俗在当时是很神圣的,但是这种方法对女子是不是太残酷?一则很危险,试想想,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牛要和人进行性交,纵然有人帮助,也是很恐惧的一件事。二则开了人和动物乱伦的头。女子的第一次就要和动物进行交配,那么在女子和当地人看来,人和动物进行性交也是很自然的事了,只不过一种是神圣的,一种是不神圣的,但不管怎么说,它告诉人们,人和动物是可以性交的。

  欧洲的黄色牒片里,这种人和动物性交的场面比比皆是。对欧洲人来说,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

2身体奉献给神

  “神”的主要对象是僧侣、祭司等,因为他们是神的代表。古代的印度王于新婚的三天内不得与新王妃接触,这三天要交给最高的僧侣和王妃共寝。

  君王尚且如此,百姓又能怎样?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神圣的。

  但是仍然有一种矛盾和假相存在。僧侣是神的代表,这种习俗又是这些僧侣宣传的。

  特别是在古代印度,少女们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僧侣、祭司等人享用

  如果是真的信神倒也罢了,否则,这岂不是一种骗局?可见,贞与不贞,神圣与否,全在人心里,正如马丁·路德说的那样。   

3向酋长、地主、君主“献身”。

  印度孟加拉的土着民族,处女非奉侍了兼祭司的酋长后,不得结婚。新西兰、尼加拉瓜、南美巴西等地都有这种风俗。古罗民的奥古斯都大帝曾对臣下的妻女主张这种权利。法国布勒塔涅的风俗则是:第一夜献给基督,第二夜献给圣母,第三夜献给地主,第四夜才献给新郎。曾经是葡萄牙的圭内瓦有一种部族,其酋长不但能享受初夜权,而且要求得到相当的礼金。

  真是淫迹斑斑,磬竹难书。如果说第一种和第二种初夜权确真带有神圣的宗教色彩的话,那么第三种习俗就已经沦为淫风了。

  酋长、祭司、地主、长老们本来也是迷信的,但正如朱云影在《人类性生活史》里所说的,他们自认为身上有一种“魔力”,可以除病息灾,所以使行使了初夜权,以后积累了经验,觉得没问题,也就放心了,或者说自信心更强了。

  新西兰、尼加拉瓜、南美巴西等地,酋长不但能享受初夜权,而且要求得到相当的礼金

  另外,从“破瓜”中得到了性的“甜头”,于是就更加要打着神圣的招牌满足自己的性需求,这样,行使初夜权就由一种神圣的义务变成了一种权利与欲望,最后便成为一种压迫了。所以到欧洲中世纪时,享用新郎初夜权的权利,变成了占有农奴的一切和玩弄女子的一种手段。法国把它称为“张开大腿权”。

  从这个意义上说,古代的一切压迫与剥削都是打着神的帽子的。无怪乎马克思对宗教无情地加以鞭笞,说它是人类的鸦片。中国的学者又在前面加了个修饰语,就成了“毒害人民的鸦片”。经过这样的加工,中国人对宗教便痛恨之至,再也不接受它了。   

4由亲友和宾客行使初夜权。

  非洲的利比亚人,把一切女子结婚的第一夜委身于来客,女子本身还认为这是一种荣誉。

  在淡路出岛,新郎出嫁的前夕,要由新郎的几个朋友带到森林中去,破坏她的处女身。同时,还有由新郎的父兄行使初夜权的。

  这种习俗就让人难以理解了。是因为那里人们对性的认识比较开放,没有太多的性伦理观念,还是人们觉得女子的“落红”是一种灾难?

  在非洲一些地区,处女由外宾破身,意为破除消灾

  让亲友来宾行初夜权,意味着相互辅佑,共同分担灾难。还是免除灾难的意思。   

5献身于贱民、仆役及外地人。

  菲律宾的一些土人之间,有特设的公吏专司此事。新喀利多尼亚的处女在结婚前,要用很高的报酬雇人“破瓜”。

  据日本学者南方熊楠叙述,从前松本正藏游印度,寄住在某贵族家,有一天主人竟卑躬屈节地请求他为女儿“破瓜”。

  原始社会时期初夜权的执行者,当时全出于严肃的动机和牺牲的精神,决没有今人所想的淫靡自利之心。

  新喀利多尼亚的处女在结婚前,要用很高的报酬雇人“破瓜”

  伴随着历史的发展,文明水平的提高,那种产生初夜权的原始禁忌思想,已站不住脚了;然而初夜权现象并未中断,遗风尚存。   

6公开拍卖初夜。

  这种“献身”方式就更奇怪了。在《黑色的性行为》一书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住在赤道附近的非洲部族有一种公开拍卖少女初夜权的习俗。

  他们的少女到了成熟期,其初夜权都要卖给任何想要的人。当天,少女全身被衣服包住,被人抬高在部落内巡回,然后在部落的广场中跪在洋伞下,围观的人可以用适当的代价和少女一起过夜。

  这个故事使我想起中国农村的一种现象,即出嫁少女就是要卖很多钱。把女子当摇钱树,把她们当成一种增加收入的工具,跟把少女的初夜权公开拍卖没有什么两样。这都是不把女子当人看。前者是以妓女的形式赚钱,后者则是像出卖家里的牲畜一样赚钱。

  印度少女在向路人拍卖自己的初夜

  总之,奇特的“献身”方式不但向我们展示了其世界史学的神秘色彩,同时它也暴露出了在古代时期,对广大女性所造成的巨大摧残和伤害,致使女权地位坠落深谷,这不能不说是世界古代女性的一种悲哀啊!

7贵族统治者强制享用女孩初夜权

  中世纪的欧洲,诸如苏格兰、法国、德国等国家,曾公开地用法律规定贵族或封建领主享有这种特权。这是对女性强制施行的性压迫和性摧残,与原始社会或近现代僻地残存的原始部族中的初夜权习俗,其文化内涵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是应该受到谴责的猥鄙、秽亵行径。

  年,苏黎世州议会颁布公告说:“在领地内的农民(佃农、农奴)结婚时,领主享有新娘的‘初夜权’;如果遭拒绝,新郎必须付钱给领主。”如果不履行义务,婚姻就得不到领主的认可,属无效婚烟。这种由领主享受初夜权的野蛮规定,自13世纪一直持续到16世纪末叶;在俄国及东欧诸国,甚至还延续到了18世纪初期。根据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前夕的法律规定,法国国王有权同任何一个新婚第一夜的新娘同宿。这项初夜权的“规定”,是导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国王不可能对每一个新娘都行使这项特权,所以出于某种考虑,便把这种权利售让给他统治下的某个人,这个人还可以再转让这种权利,直到让与到最后一个买主,这个买主可能是一个庄园主,他对本区域里的所有姑娘都拥有初夜权。

  中世纪的欧洲,诸如苏格兰、法国、德国等国家,贵族统治者强制享用女孩初夜权   

  当一个男人想结婚时,他可以为他想要娶的姑娘买下这种权利,向庄园主交一笔钱,换取“这项交易的许可证”。如果庄园主本人认识这个姑娘,并且想自己享用这种特权,那么,他便会回绝这个男人的要求。

  在中世纪那个阶级不平等的时代,姑娘如果让贵族、领主或庄园主摘取“初穗”,家族的幸福便获得了保障;因为一般而言,贵族会减其赋役,并且还会赠送奖品。德国把这种享受初夜权之后的赏金,叫做“新床钱”或“臀金”。

  类似情况,我国中世纪封建社会中也有反映。史载,元朝初年,统治者在地方上强制推行“十户长”制度,即10家汉人供养1个胡人。该胡人非但控制着10户居民的经济活动和人身自由,还享有10户人家婚娶的初夜之权。

  印度有一种与其历史一样古老的传统:来自贱民家庭的女孩子年纪轻轻便开始为寺院服务,成为印度教高级僧侣和婆罗门长老的性奴隶,她们被称为“圣女”。

  这些地位低下的乡村女孩,10岁时便不得不放弃传统的婚姻模式,将自己一生幸福都献给了当地的神,为本村的村民进行宗教仪式和做祈祷。刚刚进入青春期,她们便在仪式和庆典上嫁给寺院,然后与寺院僧侣或长老共度洞房火烛夜。

  圣女一般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为寺院服务。然后就如同欧洲妓院老鸨的命运一样,年老的圣女开始退居幕后,为下一代圣女出谋划策。

  在印度,“圣女”可不是个体面的称呼。尽管人们对她们恭敬畏惧,磕头碰地;但是,谁都清楚,那些高高在上的姑娘,究竟在充当什么角色。

  所谓“印度圣女”,既不是女王,也不是女明星;反倒是命运最为凄惨的苦孩子。

  所以,走进寺院向神灵献身的少女,注定要出卖青春和肉体,也注定要过一辈子没有婚姻的奇特生活。

  印度古老的习俗,葬送了无辜少女的身心健康,也为艾滋病的传播埋下了祸根。很显然,“圣女”这种畸形角色,完全处于社会底层,既没人关心,也没人管理。

  除了充当僧侣的泄欲工具之外,她们还是艾滋病毒的活动流通站。印度社会将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目前,印度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超过万人,如果不加控制,每十年将新增万新患者。早在年,艾滋病就成为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虽说死神在前边呲牙,印度风俗依然是要色不要命,各种各样的“圣女”为了吃一口饱饭,不得不走上了通向寺院的道路。

  她们必须把青春献给冥冥之中的神,投入那些僧侣们贪婪的怀抱。

  “圣女”不穿僧袍,日常生活也在自己家里。

  只有寺院需要时,她们无条件地报到。

  除了免费的性服务,其它的根本就用不着。

  圣女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酷似庙里的“应召女郎”。

  无论新老圣女如何算计,也跳不出命运的轮回。

  印度女人地位卑微圣女献身于僧侣

  在印度,吸引人们的是印度女人红纱飘逸、环佩叮铛的穿着。可是在她们美丽的背后,有很多我们难以想象的痛苦。

  有很多条件不错的女性,就算是明星,也逃不过封建婚姻的枷锁。那种地位的卑微,是生活在新中国的女性,无法想象的。

您的分享就是对小编最大的支持与肯定!谢谢,麻烦您了。

全球诡异震惊事件

转载请注明:http://www.lixiaomengm.com/xkldnyfz/6360.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